文件资料

东北抗日联军历史沿革(二)

时间:2018-02-08来源:省关工委网站

        一、创建抗日游击队

  1931年9月18日(农历八月初七),就在这天夜里爆发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东北的九一八事变。这次事变,不仅使日本蓄谋已久的侵略东北的阴谋计划得以实现,给中国人民造成巨大灾难,而且也“成了后来持续了十五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根据日本关东军精心策划的发动事变的方案,9月18日夜,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第三中队工兵中尉河本末守率领6名士兵,携带炸药,以巡视铁路为名来到沈阳城郊柳条湖附近南满铁路线上预先选定的爆炸点。柳条湖位于沈阳市街以北,介于南满铁路文官屯站和沈阳站之间,北距文官屯车站3公里左右,南距沈阳站7.5公里。晚10时半左右,炸毁缺口为1.5米左右。实施爆炸后,河本末守用电话向守备队第二大队队部及坐镇在沈阳特务机关指挥此次行动的关东军高级参谋、大佐板垣征四郎报告,诬称北大营中国士兵炸毁铁路,正在激战中。板垣征四郎得到河本末守报告后,立即以关东军代理司令官、先遣参谋的名义发布了攻击北大营和沈阳城的命令:(一)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攻击北大营;(二)第二师团第二十九联队攻击沈阳城;(三)驻铁岭守备队第五大队赶赴沈阳,从北大营北面攻击,并受第二大队长统一指挥;(四)第二师团主力前往沈阳增援。

     板垣征四郎下达上述命令后,日本驻沈阳特务机关连续向关东军司令部报告情况。遂又决定迅速集中关东军于沈阳附近,控制东北三省的中枢。9月19日凌晨1时30分至2时,本庄繁分别给关东军各部队下达命令,首先批准追认了板垣征四郎代发的命令,还称赞了板垣征四郎的所谓主动、独断精神。给各部队下达的命令是:(一)命令第二师团主力集中于沈阳,驻旅顺的第十五旅团步兵第三十联队及旅顺炮兵大队迅速向沈阳出动,驻长春的第三旅团及其所属步兵第四联队、骑兵第二联队担任长春的警备任务,同时秘密攻击该地的中国军队;(二)命令独立守备队第一、第五大队集中于沈阳,驻大石桥的第三大队占领营口,驻连山关的第四大队占领安东、凤城,驻鞍山的第六大队集中于沈阳接受第二师团指挥;(三)向日本驻朝鲜军司令官、中将林铣十郎电告中日冲突情况,请迅速派兵增援。关东军发布的这些命令,也就是日军在发动九一八事变最初几天的作战部署,日军对南满路(长春至大连)安(东)奉(沈阳)路沿线中国城镇的占领也是照此行事的。这些命令充分表明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是有计划、有充分准备和详细部署的。在河本末守实施柳条湖南满铁路爆炸后,事先即埋伏在柳条湖以北文官屯的日本守备队第二大队第三中队长、大尉川岛便率105名日军直扑北大营,9月18日夜11时到达北大营西北角。川岛中队兵分两路向北大营发起攻击。同时,日本人在沈阳火车站鸣响汽笛,设在日军独立守备队营内的两门榴弹炮开始轰击北大营。约夜话11时50分,日军守备队第二大队长、中佐长岛率第一、第四中队从沈阳站乘火车到达柳条湖附近,配合第三中队从北、西、南面向北大营内攻击,炮火异常猛烈。第四中队集中主力攻击居于北大营北侧的第六二0团;第一中队从正门卫兵室突破,向旅部和直属连队实行攻击。驻守在抚顺的日军守备队第二中队于9月18日夜11时收到大队部命令后,在中队长、大尉川上率领下向沈阳进发,19日凌晨到沈阳站,然后向柳条湖开进。日军独立守备队驻铁岭的第五大队共500余人分两批于19日晨4时41分、6时40分先后到达文官屯车站,先到的一批向北大营北面进攻。9月19日7时30分,驻鞍山的日军守备队第六大队300余人也到达北大营。此时日军已完全占领北大营。在日本守备队第二大队向北大营进攻的同时,日军驻沈阳的第二师团第二十九联队也向沈阳城发起攻击。日军分路向商埠地南市场、北市场、大小西边门进攻,直侵砖城。9月19日晨5时,日军步兵第十五旅团第十六联队攻占了航空处、飞机场、兵工厂等地。19日晨6时30分,日军第二十九联队一部已由大小西边门相继入城,电话、电讯设施均为日军控制,致使城内外消息断绝。晨7时左右,沈阳城完全被日军占领。19日上午8时,日军除留一部分兵力控制沈阳城外,调集第二师团和独立守备队一部主力,开始向东大营攻击。19日11时至12时30分,日军 未遇东大营任何抵抗占领营区。东大营被占领,标志着沈阳完全陷落。

     九一八事变,一夜之间沈阳全城陷于敌手。9月19日清晨,沈阳街头高悬日本旗,日军士兵荷枪实弹,四处搜查,骑兵跃马扬刀,横冲直撞。城内交通断绝,偶有行人,遭日军严行盘查,其认为可疑者不遭枪杀亦遭监禁,“稍有抗辩者日后即以刺刀相向”。“男学生被残杀,女学生被奸污者不可指数。”沈阳城完全处于血雨腥风之中,人民遭受着日军铁蹄的践踏。在日军进攻沈阳的同时,驻长春日军部队也奉命做攻占长春的准备。长春旧名宽城子,是南满铁路北端的终点,也是吉(林)长(春)铁路终点,北与中东路支线相接可达哈尔滨,实为吉林之门户,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按关东军既定计划,驻长春日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和独立守备队第一大队第四中队,于9月18日午前即进行了军事部署。9月19日晨1时左右,驻长春日军得知沈阳方面日军正在向北大营进攻的消息后,第三旅团司令官长谷部于晨 3时55分下达总攻击命令。日军攻击的主要目标还是宽城子及南岭中国兵营。9月19日下午5时30分,日军占领南岭兵营,长春完全陷于敌手。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的旬日之内,日军迅速占领辽、吉两省近40座城镇,其投入的总兵力尚不足2万人。而当时在辽、吉、黑三省的东北军共有近14万人,在辽宁全省的东北军正规部队也有3万人。东北军几倍于敌不战自退,有土不守,实乃中华民族抗御外侮史上的奇耻大辱。继沈阳、长春、吉林等地沦陷后,日军于1931年11月突破黑龙江省中国驻军嫩江桥防线,11月19日占领黑龙江省齐齐哈尔。然后又集中兵力在辽西的北(平)宁(沈阳)路沿线发动进攻,1932年1月3日占领锦州,控制了北(平)宁(沈阳)路关外段。1932年1月末,日军迅速调兵北上。2月5日,多门二郎所率日军第二师团占领北满最大城市哈尔滨。至此,从九一八事变发生以来4个月零18天的时间,整个东北三省130余万平方公里的大好河山沦为日本的占领地。

  1931年九一八事变,是罪恶的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蓄谋已久的企图把中国东北变成它的殖民地的侵略战争。在强敌大举进攻面前,中国人民展现了不屈不挠,不畏强暴的伟大民族精神。九一八事变后,中国人民发出了抗日救亡的呼声和迫切要求,可是蒋介石政府却提出“以和平对野蛮,以公理对强权”,实行“不抵抗”政策,并将数十倍于日军的东北军调往关内“围剿”中国工农红军,结果导致日军在数日内就占领了沈阳、长春、吉林等重要城市,不到4个月的时间,东北三省的主要城镇和绝大部分领土即被日军侵占。1932年3月,日本侵略者迫不及待地制造了傀儡政权伪满洲国,从此中国东北的3000万同胞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在民族存亡的危急时刻,中国共产党和中共满洲省委站在抗日斗争的最前列,积极领导人民进行抗日救国斗争。中共中央、中共满洲省委及时发表宣言,作出决议,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指出“不抵抗”政策的实质,号召人民拿起武器,用民族自卫战争来驱逐日本侵略者。同时进行大量艰苦的工作,组织和领导各阶层民众开展多种形式的抗日斗争。

  在抗战初期的东北战场上,首先兴起的反日武装是东北抗日义勇军。东北抗日义勇军是在民族危亡的严重关头,东北各阶层民众和东北军爱国官兵组织的义勇军、救国军、自卫军等各种名目的抗日队伍的统称。在抗日义勇军里,不仅有共产党人和工人、农民、学生、知识分子,也有东北军的爱国官兵、地方官吏与士绅,此外还有遍布东北各地的绿林武装和民间团体“红枪会”、“大刀会”等等。东北抗日义勇军发展迅猛,参加的阶层也很广泛,这在东北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到1932年夏季,东北抗日义勇军曾发展到30余万人。东北三省及热河省的172个县中,义勇军活动的地区就遍及102个县。

  中共满洲省委对抗日义勇军的兴起和发展十分重视,对其斗争给予了积极的支持和援助。各地党组织不仅发动群众支援义勇军的斗争,而且还动员工农群众积极参加义勇军,同时派出许多共产党员和进步群众到义勇军中开展工作。仅1931年末到1933年初,派往义勇军工作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互济会和反日会成员就有100人以上。著名的抗日将领、共产党员李延禄、周保中曾分别担任国民救国军王德林部的参谋长、总参议,并在队内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这些都为后来中国共产党在东北建立抗日武装奠定了基础。

  东北党组织在领导与援助义勇军斗争的同时,还十分重视建立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的工作。从1932年初开始,中共满洲省委就陆续派省委军委书记杨林、杨靖宇、赵尚志,大连市委书记童长荣,省委秘书长冯仲云等到南满、东满、北满等地进行创建抗日武装的工作。经过艰苦努力,在上述地区先后创建了磐石、海龙、延吉、和龙、挥春、汪清、巴彦、汤原、海伦、饶河、珠河、密山、宁安等十几支反日游击队,这些反日武装后来成为建立抗日联军的重要基础。

  党领导的抗日武装诞生后,就以崭新的思想面貌和战斗作风活跃在抗日战场上。它以抗日救国为宗旨,密切联系广大人民群众,表现了英勇顽强、勇于献身的牺牲精神,具有坚强的战斗力。各地反日游击队在同日伪军的浴血奋战中,不断发展壮大,同时也使处于日本侵略军铁蹄践踏下的东北人民从抗日游击队的斗争中受到了鼓舞,看到了抗战必胜的前途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