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资料

东北抗日联军历史沿革(一)

时间:2018-02-08来源:省关工委网站

     毛泽东同志指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在曲折的道路上发展起来的。这个战争,还是在一九三一年就开始了。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本侵略者占领沈阳,几个月内,就把东三省占领了。国民党政府采取了不抵抗政策。但是东三省的人民,东三省的一部分爱国军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或协助之下,违反国民党政府的意志,组织了东三省的抗日义勇军和抗日联军,从事英勇的游击战争。这个英勇的游击战争,曾经发展到很大的规模,中间经过许多困难挫折,始终没有被敌人消灭。

  东北抗日联军,是由中国共产党创建和领导的东北各族人民的抗日武装,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最早与日本侵略者进行武装斗争,并坚持斗争达14年之久的抗日部队。这支抗日武装在当时异常艰难困苦的情况下,用手中简陋的武器与强大凶残的日本侵略军展开了殊死搏斗,并一直高举抗日的大旗直至中华民族的彻底解放。在14年的英勇奋战中,他们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同数十倍于己的日本侵略军展开浴血奋战,成千上万的抗日志士血洒疆场,为东北和全国抗日战争的胜利,以至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黑龙江省是东北抗日联军的发祥地之一。东北抗联十一个军中有九个半军战斗在黑龙江省。这支英勇不屈的抗日军队在黑龙江人民的无私援助和支持下,创造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他们在与日本侵略者进行殊死搏斗的历程中形成的宝贵精神财富——抗联精神,与在中国革命中形成的其他精神一样仍然是我们进行社会主义新时期建设中不可缺少的精神动力。

  东三省因地处北疆,历来是中国的边陲重地和战略要冲。因此,很早就为外国侵略者所觊觎。17世纪中叶,沙皇俄国军队侵入黑龙江流域。19世纪中叶后,沙皇俄国政府又强迫清政府陆续签订了《瑷珲条约》、《北京条约》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逐步霸占了中国黑龙江以北和乌苏里江以东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从1840年鸦片战争起,西方侵略者纷至沓来,对中国发动一次又一次的侵略战争,使中国一步步跌入半殖民地的深渊。随着列强对中国侵略和宰割的加剧,日本和沙俄对中国东北的争夺也更为激烈。

    日本和中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自古以来就有着经济、文化的友好往来。但是到19世纪60年代末,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1868年,日本开始实行明治维新,废除封建割据,建立了新兴资产阶级和封建地主阶级的专政,在政权上则是一个奉行军国主义的绝对专制的天皇制政体。所谓军国主义,是以军备和对外扩张为国家的最高目的,一切政策都服从于这一目的的政治主张。明治维新后,日本资本主义有一定发展,但由于资本主义改革的不彻底,一系列矛盾并未从根本上解决,仍有许多束缚资本主义发展的障碍。广大日本人民由于受封建的和资本主义的双重剥削致使还非常贫困。且日本国土狭窄,物产不丰,原料极端缺乏,原始资本积累不足,经济基础十分薄弱,国内市场十分狭小,所以,日本统治阶级便奉行向外侵略扩张的政策,积极寻找市场和殖民地,同时也力图用对外发动侵略战争来缓和国内尖锐的阶级矛盾。明治维新以后,在日本军国主义形成的同时,日本就确定了以“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强兵为富国之本”的对外侵略扩张的大陆政策。日本大陆政策是以征服朝鲜、占领中国东北及蒙古东部,进而侵略全中国,再称霸亚洲为目标的。日本军国主义为实行对中国侵略的实际步骤,将第一个军事行动目标指向中国东南部海域的台湾。1874年5月,日本以报复琉球失事渔船漂流民在台湾遇难为借口,发动了侵略中国领土台湾的战争。是年10月,清政府与日本签订《北京专约》。这个专约内容共三款:一是日本退兵,二是中国赔款50万两白银,三是中国承认日本此次侵台为“保民义举”。

  日本在第一次侵略台湾中得到了好处,立即将注意力转向清王朝的属国朝鲜。日本企图从干涉朝鲜内政入手,使其脱离与中国的宗属关系,然后吞并朝鲜,使朝鲜成为侵占中国东北、向大陆扩展的跳板。日本对朝鲜的图谋从制造江华岛事件开始。1875年9月20日,日本海军驶入朝鲜汉城西南江华岛海域,轰毁岛上炮台,攻陷永宗城,大肆屠杀朝鲜军民,并迫使清政府承认朝鲜为“自主国家”。最后于1876年逼迫朝鲜签订了《日朝修好条约》(即《江华条约》),规定朝鲜为自主之邦,允许日本在朝鲜京城建立使馆和进行自由贸易。这个条约标志着朝鲜开始沦为日本附属国。之后,日本在朝鲜问题上得寸进尺,日本统治集团中一部分人便主张速取朝鲜以与中国决战。

  1893年,朝鲜农业歉收。1894年春,朝鲜南部全罗道古阜郡爆发东学党农民起义。4月间,忠清道等地农民纷纷响应,义军蜂起,遍及全国。东学党提出“逐灭夷倭”、“驱兵入京,尽灭权贵”等口号,受到广大农民的支持和拥护。东学党领导的农民起义军于4月攻克全罗道首府全州,朝鲜政府惊慌失措,遂请求中国政府出兵戡乱。当中国军队到达朝鲜时,事态已经平息。中国军队没有直接参与镇压朝鲜农民起义军的行动,并声明:“变乱平定后,即行撤兵。”

  但日本为寻求侵略中国的借口,其内阁于1894年6月2日决定出兵朝鲜,并迅速实施。此时朝鲜农民起义已经平定,且中国军队也已退至朝鲜的牙山湾待命回国。6月17日,日本政府却向中国政府提出日中两国共同改革朝鲜内政的要求。中国拒绝了日本要求并提议尽快共同撤兵。而日本非但拒绝撤兵,其海军还于7月25日在丰岛海面突然不宣而战,击沉中国运兵船,发动了侵略中国的甲午战争。

  甲午战争后,日本强迫战败的清政府签订了《马关条约》,中国确认朝鲜为完全独立国,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全岛和澎湖列岛给日本,中国向日本支付2亿两白银的巨额赔款,开放沙市、重庆、苏州、杭州等地为通商口岸。由于日本割占辽东半岛与沙俄在远东的利益发生矛盾,沙俄联合法、德两国采取一致行动,对日本施加压力,使其放弃了辽东半岛,中国另向日本交出赎银3000万两。《马关条约》是自鸦片战争以后到19世纪末中国所遭受的最苛刻的不平等条约,给中华民族造成了严重危机和灾难。甲午战争使日本获得巨大利益,其军国主义得到进一步发展,军力侵略欲望也进一步膨胀。日本还把中国台湾、彭涛列岛作为殖民地据为己有,对朝鲜进行半殖民地式的压榨和掠夺,在世界上同欧美列强开始竞争,并同英国和美国相勾结,欺凌弱小国家。甲午战争之后的日本国已带有帝国主义的各种特征,因此,这一军国主义国家又变成了帝国主义国家。甲午战争后的50年间,日本帝国主义成为对中国最凶恶的侵略者和最贪婪的掠夺者。日本加紧对中国东北的侵略步伐。中日甲午战争后,由于俄、德、法三国的干涉,日本退还辽东半岛,暂时阻遏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势头。但俄国以“有功”于中国自居,对清政府进行拉拢和利用,谋求其在华,特别是在中国东北的利益。1896年6月3日,中俄签订《御敌互相援助条约》(通称之为《中俄密约》)。9月2日,中俄双方又签订《东省中俄合办铁路公司章程》。根据《中俄密约》,东清铁路(后改称为中东铁路)于1897年8月正式动工修筑。1898年,中俄又先后签订《旅大租地条约》和《旅大租地续约》。根据上述条约,俄国获得了中东铁路的修筑权和旅顺、大连的租借权。

  俄国的野心引起了日、英、美等国的激烈反对,英、美决意扶植日本对抗俄国,以削弱俄国在中国东北的势力。在英、美和法、德等国的煽动下,1904年2月爆发了争夺中国东北的日俄战争。这次战争 历时1年零7个月,日、俄两国交战,而主战场是在中国土地上。日俄战争以俄国战败而告终。日本夺得了沙俄在旅顺、大连的租界地及中东铁路支线南满铁路(长春至大连)的路权。日本帝国主义继续在中国东北巩固和扩张其殖民统治,为发动更大规模的侵略战争创造条件。日本占据旅大租借地之后中,仍沿用沙俄统治时期名称,将其称为“关东州”。“关东州”的用意在于攫取全东北。日本政府为加强对租借地及整个满蒙的侵略统治,从1906年开始,先后建立了“关东厅”、“关东军司令部”和“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等三个侵略满蒙的重要机构。

  “关东厅”是日本在租借地建立的行政机构。它的建立有一个过程。先是1905年日本侵略军以天皇第156号敕令在大连设立“关东州民政署”,受理日军占领区的民政,主要是镇压中国居民的反抗,维持所谓治安。同年9年,日军在辽阳设立了“关东总督府”(1906年5月迁至旅顺)。1906年9月,将总督府改为“关东都督府”。“关东都督府”分别由日本外务大臣、陆军大臣、参谋总长监督统理一切政务、军。“关东都督府”下设民政、陆军两部,对租借地区行政、军事、司法、经济、文化等实行全面统治。1919年,为调和“关东都督府”与日本外务省一些部门的矛盾,日本天皇敕令废止“关东都督府”,另创“关东厅制”,实行军政分开。“关东厅”因此成立,主要负责所谓民政统治事务。“关东都督府”和“关东厅”实质都是在中国领土上建立的殖民统治机构,是对东北及全中国进行扩大侵略的基地。

  “关东军司令部”是日本租借地的军事机构,驻地旅顺。1919年,日本陆军部单独成立关东军司令部,由现役陆军大将或中将担任司令官,直属天皇。关东军司令部的职责,是统率驻南满的日本陆军部队即关东军,守护关东州及南满铁路。关东军司令部下属的军事机构有驻扎师团和独立守备队。日军在铁路沿线驻扎一个师团,师团司令部驻辽阳,旅团及步兵联队分驻铁路沿线各城镇。关东军和它的特务机关还密谋策划了一系列事件,阴谋挑起事端,以达到武装侵略全东北的目的,直至九一八事变。关东军成为侵略中国的急先锋。

  “满铁”于1906年成立,本社设在日本东京。1907年3月5日,本社迁至大连,在东京设支社。“满铁”最初创立的动机和目的在于谋取对中国政治、经济的侵略,是代表日本国家使命的特殊机构。表面上看它是一个经营铁道的商业机构,实际上与商业公司完全不同。日本自己也承认“满铁”是日本在对满洲外交、经济、国防等各方面具有发展动力的中心机构。所以“满铁”经营方针所体现的,就是日本国策的反映。也可以说,“满铁”是一个最初对满洲,其次对中国,继而对列强制定有效策略与行使权力的据点。

  为适应广泛性经营和从事政治、经济、军事性活动,“满铁”下设一个调查部,这是“满铁”中的特殊机构。这个机构最初称为调查课,“满铁”内部一直称它为调查部。有知情者这样评价,如果说“‘满铁’本身不单是一个股份有限公司,它还具有类似日本政府的职能”的话,“调查部就是这个机构的一个细胞”。“满铁”调查部的业务是“经营满铁需要的旧习调查及关东军需要的军事地志”以及“地势、水质、道路、资源、人口等项的调查”。但调查部实际范围已远远超出“满铁”的经营范围,凡是有关东北及全中国的政治、军事、经济、历史、地理等无不包括在内,特别是注重军事方面的调查。“满铁”调查部和关东军司令部参谋部第二课(情报课)是业余对口单位,有时调查部就是根据军方命令进行工作。调查部的活动范围并不局限于东北及中国内地,有时还要去别国进行收集情报工作。可以说从日俄战争之后到九一八事变日本侵华战争开始期间,日本对中国的每一次重大行动,几乎全与“满铁”调查部有关。

  除上述三个机构外,日本还在东北各地设置总领事馆和领事馆。所有这类机构同样负有日本侵略谋占东北的使命,所以它与关东厅、关东军司令部、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并列为“四头政治”。

  日本政府既已获得旅大租借及南满铁路权益,就以此为基础进一步推行其扩张政策,不断提出各种无理要求。1909年2月,日本驻华公使伊集院彦吉综合中日间所谓未决问题悬案与中国政府进行交涉,主要有:日本干涉阻挠美国与东三省合作修建新(民)法(库)铁路问题;修筑南满铁路大石桥到营口的支线问题;要求(北)京奉(沈阳)线铁路延展到沈阳城根,以与南满路合设一站问题;要求获得抚顺、烟台(今辽阳灯塔市)煤矿权益问题;要求获得安(东)奉(沈阳)路沿线矿务开办权问题;要求获得间岛主权问题。这些问题,直接损害中国政治、经济利益及中国主权,日本与中国政府交涉的目的在于全面控制东北南满地区。但日本并不以在东北南满地区获得的利益为满足,而是要利用一切机会向整个中国进行扩张。1915年,日本政府向中国政府提出损害中国主权的“二十一条”。1919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胜国的巴黎和会上,日本又乘机攫取了战前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权利。企图独占中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日本法西斯随着意大利和德国等国际法西斯的泛滥而迅速崛起。20世纪20年代,日本军内法西斯先后形成了以永田铁山、冈村宁次、东条英机等人为骨干的军内幕僚“革新派”和以陆军士官生西田税为首的基层军官“革新派”。军内“革新派”的出现,表明日本军部法西斯正式形成。由于日本军部是近代天皇的核心和军国主义的大本营,军部法西斯形成后便成为日本法西斯运动的主角。

  日本法西斯形成后,极力煽动侵华战争狂热,通过各种渠道影响日本国策。1927年4月,田中义一内阁上台后,一方面借口保护侨民,出兵山东,阻止中国国民革命军北伐;另一方面召开东方会议,制定加速侵略中国的《对华政策纲领》。6月27日至7月7日,日本首相兼外相田中义一在东京主持召开了东方会议,主要讨论侵华问题。会后,田中义一根据会议精神起草了《帝国对满蒙之积极根本政策》,并于7月25日上奏裕仁天皇,这就是臭味昭著的《田中奏折》。该《奏折》宣称:“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国征服,其他如小中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使世界知东亚为我国之东亚,永不敢向我侵犯,此乃明治大帝之遗策,是亦我日本帝国之存立上必要之事也。”该《奏折》强调:日本要控制亚洲大陆,掌握满蒙利权是“第一大关键也”。

     东方会议和《田中奏折》,继承和发展了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所奉行的大陆政策。《田中奏折》露骨地表明了先攫取满蒙,再占领整个中国,进而吞并亚洲、称霸世界的狂妄野心构想,成为20世纪三四十年代日本军国主义对外发动侵略战争的总纲领。

  东方会议后,日本加紧了攫取中国东北权益的步伐。1928年6月,日本关东军制造皇姑屯事件,炸死不愿俯首听命的奉系军阀张作霖,企图乘机出兵占领中国东北,建立伪政权。以张学良为首的东北当局妥善处理了这一事件,日本关东军的阴谋化为泡影。

  1930年9月,日本军内最大的法西斯组织樱会成立,得到陆军省大臣宇垣一成、陆军省次官杉山元、军务局局长小矶国昭,部次长二宫治重、第二部部长建川美次等军部上层将领的支持。日本法西斯正式登上政治舞台,意味着日本新的侵华战争的临近。

  日本军国主义及其大陆政策的形成与发展,表明日本不仅要发动独霸中国的大规模战争,而且正在成为发动法西斯侵略的战争策源地。

  东北抗日联军的发展大体经过了抗日游击队、人民革命军和抗日联军三个时期。